William Hill

噢门葡8522·深度|第24轮抗议,“黄背心”要与马克龙斗到几时?

2020-01-09 14:33:14 来源:William Hill

噢门葡8522·深度|第24轮抗议,“黄背心”要与马克龙斗到几时?

噢门葡8522,对于持续5个多月的“黄背心”运动,法国总统马克龙最新采取的安抚行动仍未平息“战火”。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六,“黄背心们”依然“按时报到”。数万名抗议者又一次走上法国各大城市的街头,对马克龙的最新改革措施说“不”。

这也是自去年11月17日首轮抗议以来,“黄背心”连续第24周发起抗议活动。马克龙的第二波改革“礼包”为何没能打动“黄背心”们?这场运动究竟会走向何方?马克龙能否最终摆脱这场危机?

不领马克龙的情

如今,每一个周六几乎都成了法兰西的噩梦:催泪瓦斯、高压水枪、石块、路障、汽车摩托燃烧后的滚滚浓烟……4月27日的这个周六也不例外。

从首都巴黎到南部城市马赛,每座爆发抗议活动的城市几乎都聚集了数千名示威者,“战火”纷飞,硝烟弥漫。

斯特拉斯堡的激烈冲突一幕尤其被众多媒体捕捉。数千名抗议者向欧洲议会大厦进发,警方封锁通往议会大厦的道路,示威者向防暴警察投掷石块和玻璃瓶,警察则使用催泪瓦斯驱赶人群。

“黄背心”的“周六抗议”似乎已“约定俗成”,而且几乎每周都有一个刺激性的由头。

比如4月20日的周六,由于法国巨富们先前声称要为巴黎圣母院火灾后重建“壕捐”10亿多欧元,本来就不满贫富分化加剧的“黄背心”再次被激怒,当天掀起新一轮抗议。

抗议者怒怼:“为圣母院倾尽所有,对悲惨世界却一毛不拔”,“数百万给圣母院,什么给我们穷人呢?”

刚刚过去的周六,“黄背心”的怒火又被马克龙上周四(25日)的新闻发布会点燃。

在这场发布会上,马克龙派发一个全新的改革“红包”,包括高达50亿欧元的巨额减税、不足2000欧元的养老金增长将计入通胀因素、政府简政放权、改革国家行政学院培养精英的模式等等。

马克龙原本想通过新一轮改革措施平息“黄背心”运动,不幸又遭现实“打脸”。路透社报道,抗议者对马克龙的最新措施给出“差评”,认为姗姗来迟、不够深入、力度太小、缺乏细节。

为什么马克龙的安抚好意没能让“黄背心”领情?

对此,复旦大学外交学系主任、法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张骥表示,虽然马克龙的一些最新改革措施得到民众的肯定,但在一些“黄背心”关注的根本议题上,他并没有让步。比如没有同意恢复“富人税”,而这是“黄背心”的关键诉求之一。

又如针对“黄背心”抗议的精英政治,马克龙提出解散国家行政学院(ena)。所谓解散ena,象征意义大于实质,关键要看是否能真正改变公务员的选拔制度。“在法国,只要政治结构、社会结构问题不解决,官员、精英产生的机制就不会出现大的变化。”张骥说。

再如对于“黄背心”要求的“公民倡议公投”,即允许由公民发起公投,马克龙也没放行,只是提议降低议员发起公投的门槛。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指出,马克龙的措施更多是局限于从民生角度去解决问题,但是“黄背心”的诉求却是复杂多元的。对于那些要求更多“获得感”、对政治关注度较低的抗议者,马克龙的减税措施或许能产生效果。

但是,对于那些政治诉求强烈的抗议者,这些措施的影响是有限的。他们的抗议目标不仅仅限于经济和民生层面,而是上升到体制和马克龙本人。“在他们看来,法国之所以出现这么多问题,是体制出了问题,而且马克龙打着改革旗号,实质却为富人牟利。这些人的诉求带着强烈的阶级或阶层矛盾色彩,从而把运动日益推向政治化。”

此外,还有一部分人可能对马克龙的执政从期望到失望,最后变成不满,把法国政治经济社会延续已久的问题都怪罪于马克龙。

总之,“‘黄背心’运动的动机比较复杂,不是单向的,超越简单的经济和民生层面,上升到对政治体制和总统本人的不满。”崔洪建说。

两大社会结构矛盾

“黄背心”的抗议运动始于去年11月17日,最初是为反对政府提高燃油税,后来逐步演变成反对马克龙政府及法国经济和社会各种不公的更广泛运动,迄今已连续进行24轮,历时5个多月。

41岁的马克龙,这位上台时曾意气风发、渴望有所作为的年轻总统为此遭遇执政以来的最严重危机。

马克龙最初低估了“黄背心”的能量,曾选择强力“镇压”。结果适得其反,政府压得越狠,“黄背心”就闹得越凶。

于是,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马克龙改变策略,打出“安抚牌”。先是在去年12月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取消增收燃油税,并推出耗资约100亿欧元的经济惠民“蛋糕”,包括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对加班期间所获薪酬免税等措施。

接着,他又发起为期3个月的“全国大辩论”,走访全国,倾听民意。最新举措是,召开上台后的首次新闻发布会,第二次送出改革“大礼包”,试图安抚抗议者。

客观而言,马克龙的一系列“组合拳”并非毫无效果。

“黄背心”的抗议势头确实有所减弱。相比去年11月最高峰时期的28.2万人参加周六抗议,如今已锐减至不足3万人。据法国内政部发布的数据,4月27日的周六,法国各地有2.3万人参加示威,在4月20日的周六是2.8万人。

马克龙的支持率也小幅回升。根据法国ifop的最新民调显示,马克龙目前的支持率为29%左右,高于去年12月的23%。当然,距离他刚上任时的60%的历史高点已跌掉一半。

马克龙的“安神丸”虽然不是全然无效,但周六的最新一轮示威表明也没有“药到病除”:“黄背心”抗议仍未结束,更没有偃旗息鼓的迹象。

马克龙改革“方子”的有限“药效”,与“黄背心”运动的执着反映了什么问题?

“‘黄背心’运动是法国长期积累的结构性问题和矛盾的集中表现。”崔洪建说。从出现直至拖到现在,一方面表明法国社会的复杂性以及改革的难度,另一方面也体现出马克龙的改革思路过于简单。

“黄背心”作为一个指标,也是法国与欧洲当前困境的写照。就法国自身而言,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欧洲,都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它要达到的目标与现实能力,它对外塑造的形象与实际能提供的支持,其间都存在很大差距。而对欧洲来说,作为欧洲大国,法国国内的政治变化也集中反映欧洲当前面临的问题,将对欧洲其他国家产生重要影响。

张骥指出,“黄背心”运动反映了法国社会结构的两大矛盾。

一是高福利与经济效益间的矛盾。法国的福利体系已不可持续,必须通过提升经济竞争力和效率,才能维持社会运转。马克龙的改革措施富有雄心,但是这些改革势必会削减福利体系,引发不满情绪,不满就要上街抗议。由于这对矛盾根深蒂固,很难解决。

二是法国政治结构失衡。传统的政治制度设计已不能反映当前的社会矛盾和阶层诉求。这在2017年法国大选时就有所表现,包括传统左右大党出局、 极端政治力量上升、非传统新兴力量胜出等。“黄背心”运动所折射的也正是2017年大选中没能被释放的不满情绪和没有被解决的问题。

与此同时,“黄背心”运动有别于传统抗议的特点也印证了法国政治结构的失衡。在过去的抗议运动中,政党和工会通常扮演重要角色,但“黄背心”运动却是“三无”运动(无中心、无组织、无代表),它的核心诉求也五花八门,并不清晰。

针对法国存在的种种问题,“马克龙的改革方向是对的,但他在推进改革的节奏和策略上出了问题。”张骥说,最开始过于急躁,以为凭借强劲的大选势头,斩获很多国民议会的席位,就能得到很多支持,改革阻力不会很大。此外,马克龙政府也在一定程度上高估了民众对改革远期效果的信心,同时低估了系列改革措施对民众眼前利益的影响和民众对民生福利的敏感。

分水岭:欧洲大选?

经过5个多月的较量斗法,在马克龙宽猛相济的攻势下,“黄背心”运动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同时,在“黄背心”持续不断的抗议浪潮下,马克龙五年任期的未来三年,执政前景又会怎样?

崔洪建认为,随着“黄背心”运动的发展和变化,或许会逐渐剥离掉一些没有太强烈政治诉求的参与者,但是有政治诉求的参与者还是会坚持下去,只要他们的诉求没有得到满足。

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将是“黄背心”运动走势的一道分水岭。在选举之前,运动会持续进行,有政治诉求的参与者希望通过抗议对法国的选情施加影响,从而达到削弱马克龙执政基础的目的。选举之后,大选结果将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党未能取得佳绩,那么对“黄背心”运动将产生鼓舞作用。反之,若战绩不错,且比玛丽娜·勒庞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国民联盟”有较大优势,那么,“黄背心”运动预计将进入调整期。

至于“黄背心”运动会在何时以及如何收场,张骥认为尚难判断。目前来看,马克龙不可能完全满足“黄背心”的诉求,“黄背心”也不会轻易撤退,在未来一段时间,双方的僵局恐怕会持续下去。法国在2016年爆发过“黑夜站立”运动,在持续数月后也不了了之,不排除“黄背心”最后也会如此了局。

是慢性病不是急症

“黄背心”运动被媒体视为一场反政府运动,甚至被直接称为“起义”。有观点认为,造成目前乱象的真正问题出在马克龙自己身上。智库cevipof负责人马夏尔·福柯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说,抗议者认为马克龙不再是应对这场危机的合适总统。言下之意似乎是,“黄背心”运动的终极目标是把马克龙赶下台。

然而,专家都不认为,“黄背心”运动会颠覆马克龙的执政地位。当前,在政府层面,没有其他政治人物能取代马克龙;在议会层面,马克龙领导的政党也是多数。同时,宪法赋予总统较大权力。这些都确保马克龙地位的安全。

张骥认为,“黄背心”运动的危机程度和破坏力有被夸大之嫌。运动发展至今,虽然参与人数有过波动,暴力程度也时有反弹,但是,从总体趋势看,整个运动的人数、规模在下降,暴力现象也在减少。而且,法国民众对这项运动已感到厌倦,尤其是大多数人反对打砸抢等暴力行为。

“黄背心”运动更无法与1968年的“五月风暴”相提并论,那场运动导致总统戴高乐下台,“黄背心”尚未严重到危及马克龙执政的程度。

在崔洪建看来,持续不断的运动会削弱马克龙的政治资源,破坏他的个人威信和执政基础,进而间接影响他的政党。即便马克龙能熬过这个任期,但要想在下一届大选中获胜,难度会大大增加。“‘黄背心’运动会是影响马克龙的慢性病,但不会是‘杀死’他的急症。”

“对马克龙来说,未来任期是否顺利,能否平息‘黄背心’的怒火,关键在于能否打破前述的法国社会两大矛盾,在改革中取得平衡点。迄今来看,马克龙并未提出能改变现状的系统性政纲。”张骥说,同时,对普通民众的诉求,尤其是“黄背心”运动中一些“失去感”强烈的参与者的诉求,被贴上“富人的总统”标签的马克龙是否明白并给与回应,也是让“黄背心”息怒的一个重要环节。

值得注意的是,“五一”国际劳动节即将来临,从传统来看,这是示威抗议者的一个盛大“嘉年华”。法国媒体称,“五一”游行的声势预期会比周六抗议更加浩大。连极端主义组织“黑色方阵”(black bloc)也在向“黄背心”“招手”,希望双方联手组织“五一”集会。看来,今年的“五一”劳动节对马克龙来说将是一场更严峻的考验。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项建英

上一篇:融航信息机构部总经理田蓉:金融科技可以为私募业务全流程提供服务
下一篇:门将送乌龙大礼 国足收获亚洲杯首例进球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William Hil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