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Hill

www.hg6363.com·12月11日香港重要新闻 | 港警查获2枚真炸弹

2020-01-10 14:56:11 来源:William Hill

www.hg6363.com·12月11日香港重要新闻 | 港警查获2枚真炸弹

www.hg6363.com,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12月11日,香港特区教育局表示,自“修例风波”以来,有约30宗涉及教师操守调查初步成立,正考虑作出惩处。

教育局称,自6月中至本月初,教育局就106宗与近期社会事件有关的教师专业操守个案展开调查,目前初步完成60宗个案,包括早前发出谴责信的2宗个案,当中约30宗初步成立,正考虑作出惩处。

至于被捕教师的数目,由于涉及法律程序,教育局现阶段不便置评,但强调会严肃跟进,若情况严重可以取消其教师注册。

对于9日有教师涉嫌堵路被捕,教育局已要求学校应履行其作为雇主以及确保学生安全的责任,并考虑暂停该教师的职务。

据海外网12月11日报道,香港警方12月9日在湾仔华仁书院发现两个遥控土制炸弹,目前仍在深入追查情况,初步相信检获的炸弹是暴徒中最凶残的“屠龙小队”所制,原定在刚过去的周日(8日)“民阵”游行中引爆。警方拆弹专家已证实查获的是真炸弹且可被引爆,并怀疑这两个炸弹与10月13日在旺角图谋炸警车的遥控炸弹,出自同一波暴徒之手。

文汇网报道称,香港警方确认,9日下午在华仁书院检获的2枚炸弹,为功能完整的制成品,分别以手机及无线电发射器遥控。炸爆装置有10公斤烈性炸药,包括hmtd、硝酸铝粉末,装置内有铁钉加大杀伤力,另有电池盒和电子接收器。警方形容,制弹者唯一目的是用来杀人或伤害他人,这种炸弹在50米至100米内可造成大量伤亡,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危险装置。

港媒称,hmtd学名六亚甲基三过氧化二胺,是一种“机械感度”很高的炸药,经常用作起爆药;硝酸铝是一种助燃剂,着火会猛烈燃烧,高温时分解,并释放剧毒的氮氧化物。hmtd和tatp是炸弹袭击和自杀式炸弹袭击中最常见的过氧化物炸药,而hmtd的合成方法较tatp略为繁琐,但原料容易取得、容易引爆且爆炸威力强大,受到全球执法机构的注意和重视。

警方初步调查发现,在华仁书院检获的2个爆炸装置,与10月13日在旺角弥敦道及快富街交界路中花槽被引爆的遥控炸弹,在配件和制作手法上如出一辙,有理由相信是来自同一个源头,而目前的调查线索均指向暴徒中最残暴且手段近乎恐怖分子的“屠龙小队”。

大批香港市民请愿:要求香港特区政府以快止暴制乱,还香港社会以安宁

据海外网报道,11日,大批香港市民来到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办公室外请愿,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就香港教育以及公务员中存在的种种乱象问题采取切实行动,以快止暴制乱,还香港社会以安宁。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参与活动的香港市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香港教育“全盘失败”,其中,教协等乱港团体、妖魔化的“毒教材”和“黄丝”老师等均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市民称,正是因为这些问题一直以来都未得到惩治和改变,才导致大量香港学生缺乏国家和民族观念,对香港特区政府的政策产生误解,进而被人误导、煽动去参加暴力活动。香港市民称,香港特区政府必须彻底根治这些毒瘤,不能姑息养奸,否则香港的后代只会被继续毒害。

此外,还有香港市民要求特区政府对公务员中的“害群之马”也要及时清除。香港市民称,既然是作为香港特区政府的公务员,那就必须宣誓效忠香港特区政府,对于背离香港特区政府立场的人员要革职查办、严惩不贷。

报道称,请愿活动全程秩序良好,还有市民与在场维持秩序的香港警方攀谈,向他们竖起大拇指,感谢他们为维护香港社会安定做出的努力和贡献。

老人被硬物击中致身亡,香港警方悬赏80万港元缉凶

据香港警察官博消息,在2019年11月13日早上约11时52分,一名70岁的中国籍男子途经新界上水龙运街二号北区大会堂外马路时,被人投掷硬物击中头部受伤。死者及后于翌日证实死亡。任何公众人士如有关于此案的消息、图片或影片,或知悉凶徒的身分或其下落,请尽速致电 3661 3348 或 3661 3369与新界北总区重案组第3a队联络。

据“橙新闻”11日报道,因警方近日接连检获手枪及土弹,所以加强巡查。昨日下午一时左右,警方在沙田好运中心附近,发现一男子形迹可疑,于是截停搜查。警方在其背包中搜出一支疑似经过改装并装满14发钢珠的气枪,同时搜出可发出绿色光线的强力雷射枪、黑色口罩、黑帽及数个手套等一批暴徒进行暴力活动时所用物资。警方最终以涉嫌“藏有仿制火器”及“藏有攻击性武器”罪对其作出拘捕。

据报道,被捕的是一名朱姓青年,今年22岁,与家人同住沙田硕门村。据悉,该男子毕业后从未投身职场,终日游手好闲,依赖家人接济,情绪偶尔激动,曾因被要求上班工作而扬言跳楼。近日经常在家上网浏览暴徒暴力乱港等冲突新闻,曾在社交媒体留言支持香港暴徒,并发表煽动性言论“你若放弃,谁卫我城!”

对话被割颈港警:希望香港恢复平静,自己可以重回前线

一道长约五厘米的疤痕,醒目地横在香港警员alex的脖子上。

在10月13日的一起游行示威活动中,alex奉命到港铁观塘站执法,现场有多人聚集,但并未出现破坏事件。正当alex和同事准备离开时,他突然感觉右边脖子“被人戳了一下”。

行凶者是一名年轻男性。将其追截并制服后,alex才发现,地上有血,自己的衣服也已经被血濡湿。

alex被送往医院,进行了一次长达4小时的手术,他的颈部静脉和部分神经受到损伤,幸运的是没有伤到动脉、危及生命。术后,alex在医院住了9天。目前,他每两周见一次医生,需要接受持续六个月的治疗。

alex颈部的伤痕仍未痊愈

根据香港警方通报,警方以涉嫌“意图谋杀罪”拘捕了割伤alex的男子。该名男子今年18岁,在新界的一所中学就读,警方在他家搜出了遗书。

这是alex从警20余年间,第一次因公受伤。据香港警务处统计,“修例风波”半年以来,共有493名警务人员受伤,包括452名男性、41名女性。他们有的被汽油弹烧伤,有的被咬断部分手指,还有的被弓箭射中小腿。

伤害不止是生理上的,警员们的心理和生活也受到了很大影响。每当接到新的任务,alex和同事们都要在同一个地点驻守,可能十几个小时都不能离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休息,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alex的妻子阿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事发后,alex的身份被网友起底,孩子的学校也被起底,她很担心孩子的安危。“现在孩子都不能告诉别人自己爸爸是警察,以前他们是很骄傲的。”

12月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香港警察总部见到了alex。接受采访时,alex全程背对摄像机。因伤势还未痊愈,他戴着口罩,声音嘶哑,讲话十分吃力,偶尔咳嗽几声。

聊起这半年以来经历的一切,alex语速缓慢地表示,他不憎恨伤害自己的人,相信自己受到的伤害也只是个别事件。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香港尽快恢复平静,自己可以重回岗位,“如果有可能,我想回到前线工作。”

香港警员alex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

以下是新京报记者与alex的对话:

新京报:目前,你的伤情如何?

alex:我的静脉和一组迷走神经被割断了,幸好没有伤到动脉,所以伤势是乐观的。因为割断了我的一组神经,其中一个功能就是运作我右边声带的蠕动,虽然现在接补回来了,但是右边的声带还是用不了。现在暂时是在康复期,要看之后讲话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嘶哑)。如果之后讲话都像现在这样,就会接受治疗。

新京报:家人知道你受伤以后,是什么反应?

alex:当时父母通过电视,都认出来可能是我,然后就打电话给我太太,我太太怕我父母担心,没有接电话。在手术之前我是清醒的,我跟我太太说,还是要跟父母说一声,我受了伤进医院,让他们不要担心,不用过来。

对于我做警察的工作,他们一直都很支持我,但是因为这次事件,他们确实有点担心。他们劝我,当我身体康复后,尽量做一些文书的工作,他们就会放心一点。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这次受伤事件?

alex:我想我这次受伤不过是个别事件,我不相信香港以后会变得更加暴力。我不憎恨他,不生他气,但是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做出这样的行为。想对暴力示威者说,回头是岸,好好做人。希望大家可以停止使用暴力,令香港可以慢慢平复为以前那样。

新京报:最近半年,你的工作状态怎么样?

alex:这几个月里,我们每天都要工作很长时间,不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透支,都有相当大的压力。与此同时,我们的家人往往都会因为我们工作时间长受到了忽略。但是我听说,好多同事的家人,都非常支持他们。整个警队里,我觉得是比以前更加齐心,更加团结。

新京报: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alex:我最害怕的是会影响到我的家人。我自己来说,我的个人资料都被公开了,我的家人受这种情况影响,很多原本正常的生活现在都变得不正常了,比如,接小朋友放学(怕被人认出来)。

新京报:你的生活有哪些变化?

alex:我觉得在香港生活有很大的自由,但是现在反而这些自由被剥夺了。因为有这些示威活动,影响交通,令我原本有的自由都没有了。示威之前,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他们有的自由是发表他们的意见、声音,但不代表他们的自由可以用武力的手段去解决。作为一个香港人,我完全不想见到香港有这么多的暴力事件出现,他们的示威,以和平合法的方式去表达他们的诉求,我完全不会说,完全没问题。当涉及任何暴力活动,不论是什么原因,都是不应该的。

新京报:你现在如何看待警察这份职业?

alex:做警察二十多年,一开始只是把警察当成一份职业、一份工作,但是做了这么久,你会在这份工作找到一份满足感、使命感。你会知道哪些应该要做,哪些不应该做。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很享受我的职业。等我康复以后,我会继续我的工作,我想重新回到前线。

新京报:有一些评论认为,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存在滥用暴力的情况,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alex:在这几个月里,好多同事使用武力已经好温和、好克制了,因为有的示威场面、暴力事件,他们(激进示威者)扔汽油弹、扔砖,有的时候甚至使用弓箭,这些都是一些致命的武器。我们警察经常使用的催泪弹,已经是好低层次的武力。我们使用武力其实是被动的。

但是从我个人来说,不论市民支不支持警察,警察都应当做自己的事,要执法。当然如果市民支持的话,我们处理日常的工作会更顺畅。如果不支持,我们都要做我们应该的工作。不论是什么人,即便是政府高官,违法的话我们都要处理的。

新京报:这半年以来,受到过哪些支持和鼓励?

alex:谢谢他们支持我们香港警察,我认为香港警察不孤单,除了有香港其他的市民支持我们,还有很多内地的朋友,谢谢他们支持我们。我受伤以后,收到了很多来自内地的慰问卡。

新京报:将来会考虑去内地看看吗?

alex:内地有好多地方我都想去,但是我都没去过。起码北京我没去过,作为我们国家的首都都没有去过。当我身体康复了,有时间了,我会去内地旅游。

资料来源:央视新闻、海外网、香港警察官博、文汇网、橙新闻等

澳门龙虎斗下载

上一篇:不求大而全 新基金公司突围要打“特色牌”
下一篇:南方基金:全球主要国家进入降息 新兴市场都会受益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William Hill all rights reserved